• 首页各地何氏安徽何氏 》 正文
  • 我的祖父何雯.何承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16413 次  |  2017-11-05

    我的祖父何雯

    何承璞撰

    作者简介:何承璞,高级编辑。安徽怀宁人,1932年8月15日出生,1961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新闻系。先后在《成都日报》、《成都晚报》、《成都商报》、《四川侨报》任记者、编辑、编委、副总编、总编辑。撰写的消息、通讯、评论、理论文章、散文等约百余万字,仅在《人民日报》、《解放日报》、《文汇报》、《长江日报》、《四川文学》、《星星诗刊》、《边疆文学》、《新闻记者》、《新闻之友》等报刊上发表的作品就有上百篇。曾用主要笔名有:秦淮、皖怀、璞人、胡璞、邹立青、宛人等。

    祖父是希字辈的,曾祖父给他取名为何希霖,又名宇尘。公元1884年正月十七日出生于安徽省怀宁县江镇。当时家道殷实,在安庆、大通和江镇经营多处商铺。因此,祖父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九岁时,邻里请祖父写春联,祖父只好蹲在凳子上挥笔。1896年(12岁)县考第一名;1903年(19岁)春季入泮,即考中秀才;秋季中举(光绪癸卯恩科)。1907年东渡日本求学。正如费正清在《剑桥中华民国史》中所分析的“对于80年代出生的人来说,纯粹的经典教育再也不实用。在以经典课程为根据的考试于1905年被废除后,那些以应考的经典学识而开始她们学业的不得改变课程。渴望政府职务的年轻人,现在必须接受国内新式教育,或出国留学,或两种教育都接受,以为自己做准备。出国留学人大多数去了日本。从中国各地来的学生,在国外组织了学生团体,他们组织俱乐部,办报纸,组织政党。” ①祖父在东京住富仕见町,入日本法政学堂又曰“法政大学”。在日留学期间参加了安徽国学同乡会,并在同盟会在东京的《民报》见习办报,这为他以后办报打下了一些基础。1909年,学成回归。

    he1479

    祖父在日期间,安徽发生了收回铜官山利权的斗争。“这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反帝爱国运动,也是一场适合国民革命之真实的物质要求的运动。它与四川的保路运动相仿佛,起着‘引起中华革命先’的作用。”②

    清王朝迫于帝国主义的压力,大肆拍卖各省经济利权。1902年5月,英国选择了安徽的绩溪、铜陵、宁国、歙县、广德县等五处与清王朝签订了租卖开挖矿藏的合同。租期为一百年。消息传出后,安徽人民立即开展了争取回收利权的斗争。1905年安徽绅商提出自设公司,集股开彩,可是商务部不敢发矿照。1907年11月,安徽绅商学各界代表在安庆集会,宣布成立“安徽路矿公会”。汪德渊致电留日学生安徽同乡会,要求联合抗争。祖父接电后积极发动同学,一方面致电国内表示声援,一方面留日学生同乡会还特派洪、蒯二君回国,运动各地动绅商争取把矿约废除,央求皖籍京官出面主持。③

    1909年,祖父从日本法政大学毕业后,回国“主上海神州报,蜚莫腾茂牗世导民,言论丰采,有不可一世之概,其斥摘权贵,指陈得失,深为当道所忌欲放逐之,而宇尘不屈不挠。时岑尧階中丞抚湖南,慕宇尘这名,罗之幕府。湘省宪政之推行优于他省,则宇尘赞划之力多也。”④

    何雯在上海办《神州日报》期间,积极参与了安徽旅沪同乡会收回铜官山利权的工作。6月6日,铜官山矿案特别大会“在上海均益里商办铁路公会召开了。经祖父等留日同学的联络,各省均派来代表与会。江苏代表叶惠钧、河南旅沪同乡会会长王搏沙以及江浙、福建代表在大会上发言一致指出:铜官山是中国的矿山,中国人不能隔岸观火。并指出今日的大会,“实全国人民保护路矿之大会”。王搏沙当即建议组织“铜官山矿共济会”,与会者一致赞同。当场推举王搏沙、叶惠钧、于右任、吴研人、何宇尘等23人为筹备委员。在6月17日的第一次筹备会上,订立了简章八条,决议“俟此案(铜官山废约案)解决后,再扩充范围,改名为中国路矿共济会”。收回铜官山利权的斗争越出了一省的范围,成了全国收回利权运动的中心。⑤

    包括祖父在内的所有筹委会成员夜以继日地工作,使铜官山废约运动在全国范围内形成鼎沸之势,军机大臣那桐亲自出面调处,1910年3月由安徽藩库拨付五万二千英镑给英国作为赎款。铜官山矿权经过斗争终于收回,全省人民为之欢呼雀跃。

    这时,祖父才回到故乡探望父母,并同好友畅游了家乡风景名胜,写了《江镇十詠》,他的第一首“龙谷春雾”写的就是今天我的父母归葬之处。诗中写道:“喜得故乡小盘谷,三春桃李傍山开;苍苍双涧飞红雨,凝有蛟龙出壑来。”祖父一生诗作颇多,其《澄园诗集》印行时,他的好友于右任、范绍曾、许世英等有题字,有的作序。⑥

    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清朝覆灭,各地纷纷成立政党。“政治组织的激增,是革命后政治风气的重要表现……建党的领导人大都在日本度过一段时期”。⑦祖父应留日同学之邀赴北京。“壬子(1912年)之岁,余与宇尘在京创办法政大学,为私立大学之先导,一切规划皆出其手”。⑧同年,何雯参加了共和党。该党是由章炳麟领导的进步党、梁启起领导的民主党等几个党派于1912年5月合并而成。但时章派、梁派不久又以独立团体面目出现。当时最大的党还是宋教仁领导的国民党。各党派为争取进入国会进行了艰苦的搏斗。“选举过程从1912年12月持续到1913年1月以后,新的地方议会在季几个月里组成。新的会(议会)1913年4月在北京召开。”⑨祖父以共和党身份任国会众议院议员。

    国会成立后,即着手制定宪法和选举正式大总统(袁世凯只是临时大总统。但这两项工作谁先谁后,却发生了争执。1913年6月15日,梁启超在国会建议,对于总统问题,仍推袁世凯,对于宪法问题则主张先定宪法,后选总统。经会议表决,大都赞成梁民的建议,决定组成宪法起草委员会。接着由何雯和参议员杨永泰分别领衔,先后在参众两院各自提出了关于组织宪法起委草委员会的议案。7月初,参众两院分别选举宪法起草委员,各党派竞争十分激烈,都希望多得名额,以便对宪法起草有较多的发言权。选举结果,众议院在国民党籍有:张耀曾、伍朝枢等15人;在进步党籍有:刘崇佑、汪彭年等9人;在共和党籍有何雯、吴宗慈等5人。参议院在国民党籍有杨永泰、汤漪等18人;在进步党籍有曹汝霖、陆宗舆等9人;在共和党籍有钱应铭等3人。⑩

    1913年9月27日,在国会讨论制订宪法时,梁启超、严复等人向参众两院提交了《孔教会请愿书》,要求宪法规定孔教为国教。孔教会的请愿书发出后,获得全国范围的回响。黎元洪和浙、鲁、鄂、豫等十余省的都督或民政长官先后通电表示支持。但是,何雯面对巨大舆论压力,“认为孔教不应定为国教,并列举了四条理由:(一)中国非宗教国;(二)孔子非宗教家;(三)信教自由之通例,如定孔教为国教,与宪法抵触;(四)五族共和,孔教之外仍有喇嘛教、回教等种种,如定孔教为国教,易启蒙藏二心。”10月13日,宪法草案即将起草完毕,会上,汪荣宝等又提出将孔教定为国教,并反驳何雯意见说“孔教并无仇视他教等事……蒙藏向背皆视政治之能力苦何,于定孔教为国教无关。”何雯与伍朝枢等再次表示反对,认为“倘将孔教规定为宪法内,凡不守忠恕者,必将一一科以违宪之罪,否则失法律之效果也。”结果,将孔教列入宪法之议,仍未获通过。当时,有人将主要支持者和反对列表如下:

    he1480

    经研究认为支持者和反对者并无明显的年龄和党派背景之差别。袁世凯死后,旧的国会恢复,1916年宪法的修订继续进行,陈焕章再度提出《孔教会上参众两院请定国教书》,理由基本上与前次请愿的一致。何雯等再次坚决反对。1917年3月在上海成立了“各省公民尊孔联合会”陈焕章为会长,组织请愿团要求将孔教定为国教。何雯和张鲁泉等人不仅不同意,并且建议将《天坛宪草》中关于“国民教育以孔子之道为修身大本”条款从宪法中删除。何雯等的理由是,孔子的思想主要是作为君主专制的思想资源,与民国的国体不符合;与信教自由的宗旨不符;国民教育问题属于行政范围,不应由宪法来规定;修身属于道德领域,与宪法的性质不合,而且国民教育是强迫教育,如果将孔子之道列入宪法,那么别的的宗教信徒的信仰就会视为非法。国家如要尊重孔子可通过别的途径,而不必争此一条文。经参众两院议员讨论,认为何雯的建议有道理,决定删除草案中“国民教育以孔子之道为修身大事”的规定,原十一条“宗教信仰自由”改为“中华民国人民有尊崇孔子及信仰宗教之自由,非依法律不受限制。”⑾

    第一届国会期间,一些议员针对政府施政行为纷纷提起弹劾案。 “1913年6月……共和党议员何雯认为财政总长周学熙擅行订立规章,实属违背约法,且签字后又不交院追认。为此提出弹劾周学熙案。在各党的压力下,国务总理赵秉钧、财政总长周学煕,宣告去职。”⑿

    袁世凯于1913年 1月4日下会解散国民党,1914年初解散各级议会,国会议员被通知回家。⒀此时,西南六省通电反对解散国会。孙中山电促六省兴师讨逆。但各省督军宣布独立,不赞成恢复国会。督军团编造国会议员内有:“三第士”、“四凶”、“五鬼”、“十三暴徒”等等,何雯和邹鲁等被列入“十三暴徒”之内。⒁袁世凯采用分化和武力,很快镇压了当时被称之的“二次革命”。因为袁需要国会再走一次形式,又恢复了国会活动。

    1915年袁世凯正式担任总统后又想当皇帝,因为很多事仍受国会限制。8月,在袁的默许下开展了一场拥戴袁当皇帝的运动。何雯当即上书袁世凯,认为有十条理由不能当皇帝,此书被袁的长子袁克定扣下。不久袁再次解散国会。在京不能呆了,何雯与一些志同道合同志南下,何雯在安庆办过《民治报》;在上海与于右任等先后办《民呼》、《民吁》、《民声》和《神州日报》,何雯任主笔。1916年,何雯另办《新中国报》,任社长。袁世凯与日本签订的卖国二十一条经何雯等在报刊上揭露后,何雯立即被袁抓到北京,投入监狱。曾祖父何令明为了救祖父出狱,卖掉家产大通大清银行赴北京把祖父救了出来。1916年6月,袁世凯当了3个多月皇帝后,在北京因尿毒症死了。

    祖父出狱后,积极参加恢复后的国会活动,如前述的1917年国会内反对尊孔教为国教的斗争。历任黎元洪大总统顾问、南北经济调查委员、直鲁豫三省巡阅使等。

    1923年6月曹锟为了当总统,必须在国会重新组织法定人数,曹锟的助手建议:“北京将支付(国会议员)从上海返京的路费,每周还有一笔参加国会非正式讲座会的慷慨酬金;将修改国会组织法,使在国会的任期不再是有限的一段时间,而是无限期延长,直至选举新国会为止;选举总统前先完成宪法;总统选举时每位议员将得到5000元谢礼。北京的国会人数逐步上升。”⒂何雯也在其内。10月10日,安庆学联等为此捣毁了祖父在安庆的住宅。1924年10月,冯玉祥进京,废除了曹锟总统。

    经历上述事件后,祖父决定不再参加政治活动,研究佛学,并寄信给刚任衡阳县令的弟弟要钱,准备在庐山买一块地,专心修心养性。寄给弟弟何宇奇的信还附了一首七绝:“匡庐日日伴飞仙,醉吸烟云卧听泉;寄语衡阳新令尹,阿兄笑乞买山钱。”⒃1924年夏天,世界佛教联合会邀请各国研究佛学人士到江西庐山大林寺演讲。日本出席会议代表佐伯大僧正抵北京时,祖父等到车站欢迎。⒄

    同年,印度诗人泰戈尔应北京大学之邀来华访问、讲学。泰氏在京期间,何雯和北京佛教讲习会会员张相文、沈钧儒等相偕前往拜访,由徐志摩、邓高镜担任翻译。会见时,何雯与泰戈尔一问一答照录如下:

    何雯首先发言,询泰氏以最近佛教及婆罗门之状况?

    泰氏答谓:印人崇拜佛教,故迎今婆罗门教所有之仪式,多已归纳于佛教之中。

    何又问:印度九十六种外道,现留存在否?

    泰答:派别甚多,不胜列举,然多扳依佛法也。

    何又问:世界哲学,莫高博于佛理,中印两国人士,欲发扬东方文化,宜宣传佛教,为世界消除劫难,此意当否?

    泰云:此意极是,予深望世人倾向为善,互相亲善,尊重道德和平,俾不致魔鬼以物质的实利主义,破坏我精神上之文明,且魔鬼之所为,实地狱之种子也。

    何又谓一切科学,出于哲学,哲学固最精于印度之释迦牟尼。彼能解决宇宙中现在未来,又能救拔世人……现在世界魔鬼之力正盛,吾人应负救世之责,从事于感化宣传,将来可组织――中印学会,互通声气,请问此法善与否?

    泰谓予此次来华,本有斯意。希望中印两国人士,为精神之结合,共谋发扬东方文化,实最欣祷云云。⒅

    1925年11月5日,祖父在北京病世,时年仅42岁。

    祖父在任国会议员时,还应家乡族长之邀于1918年回安庆参与编纂《庐江郡何氏大同宗谱》,任总纂。该宗谱是一部统谱,涉及11省10万何姓人。全书共28册2562页。始祖从战国末期,秦朝初期的允公开始,一直到民国初延续二千多年,当过总理兼外交大臣的孙宝琦为谱作序。奋威将军丁槐题词:“万派朝宗”。这部巨著涉及之广,所用的时间、所花的人力、财力,不仅其他姓氏难与相比,而且在我国族谱史上也是极少见的,是族谱学上的重要文献。⒆

    祖父的《澄园诗集》只收入了他的部分诗文,我见到或听到的还有不少。安徽潜山县境内的三祖寺,是中国禅宗三祖传教布法的场所。1983年,国务院批准为重点开放寺庙。寺内的“三高亭”石柱上,就刻有祖父撰写的对联。

    “长揖傲夷齐看山外白云招隐共诗崖酒岛,所居在廉让访洞中丹灶编书续高士神仙。”⒇

     

     

    注释

    ① 费正清编《剑桥中华民国史》上卷P289-290

    ②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铜陵市委员会编《清末收回铜官山利权运动》P1

    ③ 《清末收回铜官山利权运动》P4

    ④ 《澄园诗集》王揖唐序  藏北京图书馆

    ⑤ 同③P9

    ⑥ 同④

    ⑦ 同①P242

    ⑧ 同④

    ⑨ 同①P24

    ⑩ 《宪法新闻》第8期宪史P8-9、14

    ⑾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史研究院李秀清:《梁启超宪草与民国初期宪政模式的选择》

    ⑿ (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集刊第18期P248-249

    ⒀  同①P270

    ⒁ 《北洋军阀史话》:“徐州的复辟会议”

    ⒂  同①P312

    ⒃  同④

    ⒄《中国佛教近代史》上册第4节

    ⒅ 《中印佛教交通史》第23章第1节

    ⒆ 专著《何氏二千年》

    ⒇ 安徽省决策支持网络中心:三祖禅寺简介

    【来源:何氏文史。】

     

    文章分享到:

    已经有3 个评论,你也说点什么吧

    1.             何崇靖 说:

      這是我的堂兄承樸兄撰寫我爺爺宇塵先生的事跡好多是我讀到後才獲知的讀的讓我既興奮也很感動!

    2.             何崇靖 说:

      關於何家家世,我想補充幾點:

      一是曾祖的名諱,根據爹爹所寫何家家世,「祖考潄嶠公諱令名」。但何承樸的《我的祖父何雯》中卻稱曾祖父為「何令明」。故曾祖父究為「何令名」或「何令明」待考。

      二是關於祖父的哥哥何霆。我前信說在我筆記有條小註:「民13國會議長」。這註字迹潦草,寫在何雯與何霆名字中間。仔細辨認之下,我認為議長是議員之誤,而民13實應為1913。這條註應為祖父何雯的註釋。而與何霆無關。這因為遍翻手頭資料,無一處論及兄弟兩人皆為國會議員。而民國十三年為1924。這更是祖父為國會議員的多年之後。1924那年曹錕賄選,那時袁世凱已去世八年,我祖父也已早在袁世凱去世前,因列舉十大理由反對袁世凱稱帝,被袁逮捕入獄,在多方周轉下旋被釋放。出獄後逐漸退出政壇,專心學佛。不再做國會議員。1925 年他也去世。此外何雯、何霽兩支,子孫繁茂。據媽媽的記錄,何霆不但沒有子息,亦無夫人名諱,想係早歿。

      三是潘伯鷹與大姑恐未離婚。前因見潘前後有另兩位夫人,離婚之說全是我的臆測。此次重新翻閲有關潘伯鷹資料,包括研究他的幾篇學位論文,並未發現任何有關他離婚的記錄。並且潘仲武的自敍也似乎說,他和他的父母,也一直和他的袓父潘伯鷹同住。所以我想潘伯鷹後來的周、張兩夫人,或為大姑去世後的續弦。

      崇武十一月十一日

    3.             何崇靖 说:

      關於何家家世,我想補充幾點:

      一是曾祖的名諱,根據爹爹所寫何家家世,「祖考潄嶠公諱令名」。但何承樸的《我的祖父何雯》中卻稱曾祖父為「何令明」。故曾祖父究為「何令名」或「何令明」待考。

      二是關於祖父的哥哥何霆。我前信說在我筆記有條小註:「民13國會議長」。這註字迹潦草,寫在何雯與何霆名字中間。仔細辨認之下,我認為議長是議員之誤,而民13實應為1913。這條註應為祖父何雯的註釋。而與何霆無關。這因為遍翻手頭資料,無一處論及兄弟兩人皆為國會議員。而民國十三年為1924。這更是祖父為國會議員的多年之後。1924那年曹錕賄選,那時袁世凱已去世八年,我祖父也已早在袁世凱去世前,因列舉十大理由反對袁世凱稱帝,被袁逮捕入獄,在多方周轉下旋被釋放。出獄後逐漸退出政壇,專心學佛。不再做國會議員。1925 年他也去世。此外何雯、何霽兩支,子孫繁茂。據媽媽的記錄,何霆不但沒有子息,亦無夫人名諱,想係早歿。

      三是潘伯鷹與大姑恐未離婚。前因見潘前後有另兩位夫人,離婚之說全是我的臆測。此次重新翻閲有關潘伯鷹資料,包括研究他的幾篇學位論文,並未發現任何有關他離婚的記錄。並且潘仲武的自敍也似乎說,他和他的父母,也一直和他的袓父潘伯鷹同住。所以我想潘伯鷹後來的周、張兩夫人,或為大姑去世後的續弦。

      崇武十一月十一日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