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亲友专区何氏研究 》 正文
  • 206何榘妻女陈亮情深.何正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6498 次  |  2017-07-07

    206何榘妻女陈亮情深

    何正回撰

    1165年,永康陈亮来到官塘就婚何家,时陈妻祖父何榘已经过世,但妻祖母王氏夫人健在。由于何恪对陈亮的器重和推荐,何家妇女都对陈亮十分友好。此后往来频繁,相互结下美好情谊,这可以从下面几篇凝聚着感情的文字看出。而且从文中,我们还能找出何家的许多事实来。

    《祭妻祖母王氏夫人文》(陈亮作)

    呜呼!一妇不织,天下必有受其寒者。夫人之勤始终若一,岂徒以起家之不可安乎。室无妄用,心无苟取,夫人之俭不间于有无,岂徒以贫富之不可常乎!至于察人之所不察,而阃内之情毕见。爱人之所不爱,而一家之势常平。此所以夫不勉而正,子不督而贤,闲言不却而息,长幼不约而亲。而天下之为人妇,为人母,标行义以自见者,比夫人盖尤未足以为贤也。

    生不愿知于人,死不见著于史,惟余此心,无成有美。矧亮不肖,乌知夫人!亮实有妇,夫人之孙。十年登堂,诲言在耳。因迹以观,其平如砥。昔亮之穷,弃不足论。夫人抚之,绨袍之温。一饱有时,解颜以喜。感念之恩,如实出己。年余八十,德浮于年。哭不可留,路及九泉。

    《祭妻姑刘夫人文》(陈亮作)

    呜呼!夫人有兄女为我妇,诸孤是以诿我以铭墓。妇德女美,吾辞略具;亲戚情义,亦既悉吐。云胡今者,犹此惊呼!所不忍见,輀车即路。万事瓦解,音容莫睹。五十余年,遂为堆土。杯酒从容,莫复其处;时节问信,敬致无所。恸且出涕,皆以此故。兄女昔者,固尝奔讣。余乃不与,会葬之数。事有后先,归寿其母。溯风而号,有淚如雨。生必有死,在昔自古。哀乐从之,人道如许。后先相送,惧失常度。觞酒豆肉,至情所寓。门庭径塗,魂犹有据。是耶非耶,母亦小驻。异时夫人,尝命儿女:“遇有海错,惠不防屡。”虽小戏剧,未酬前语。今亦稍稍,以登于俎。尚于平生,能享此不!千古话说,何时可茹!

    《刘夫人何氏墓志铭》(陈亮作)

    绍兴之季,余客临安凡三岁,父母愿其有室而命之归也,义乌何茂恭欲妻以其兄之子。于是义乌之富言何氏,茂恭兄弟俱能文,而茂恭声问尤伟。余贫甚,惧不得当也。诸凡茂恭姻党,皆以为不然,独武义刘君叔向力赞其说,且语吾父趣纳币。又明年,乾道改元,余往就姻焉。姻党咸在,而叔向之妻,茂恭之女弟也。于是茂恭之母年七十余,两子一女,相与为命。门户方张,和气充满,入其门者油然生敬。爱诸孙女如女,然而尤念吾妻为类己。以故刘氏姑视之特好,而叔向于余亦加厚。

    茂恭罢官吉之永新,诸公争知其才,旁观者亦以横飞直上为不难也。而壬辰之春一日无疾而死。又三四年,母亦下世。叔向与妻会葬,而叔向死焉。茂恭之妻未几亦死。吾妻之父以淳熙癸卯之晦,其死如茂恭。独刘氏姑与吾外姑岳母尚无恙。丙午之春,俱集于外氏。刘氏姑谓余曰:“我生于七月二十八,岁繁遣礼而不一顾我,如不遣也。”余笑曰:“是固其初心,今当偿之耳。”及期而往,出门迎笑,大会亲属,劝酬达旦,而意殊无已也。是夜,将继之以乐,杯未行而举手扶额曰病,余往视之,则死矣。嗟乎!

    盛衰相寻,本不足计,而生死之际,其谁为之!乃使其兄弟之死如一人,余亦不自知其哭之恸也。二十余年之间,为月凡几,何氏刘氏其变如此之极,而余穷盖如初。变通之道,独至于余而遂息耶!是又可叹已矣!

    夫人姓何,曾大父京,大父先,父榘。年十七归刘氏,死时五十三矣。子男三人:三复,监衢州北较务;三友,三进。女三人:嫁黄华、黄述古,皆佳子弟,而述古尝以国子上礼部;幼未行。孙男三人,女三人,尙幼。

    夫人志意疏豁,语言明朗,遇亲属上下,不问贫富贵贱皆有恩纪,大略似其父而不类妇人女子然。乐人之饮而不自饮,终日言笑而无可择之言,闺门懿行虽处子不能过,岂其得阴之正德而无其幽吝之气耶!此亦妇人之杰也。

    始叔向之葬,在家傍五里之金堂之东原,诸孤将以丁未十一月二十三日合葬,而谓亮:“何以使吾母虽死而不亡乎?”亮固力不足者,将籍友朋以自助。铭曰:

    志念豁然,賫之以死。葬从其夫,畀尔子孙。

    *******

    上面几篇文字,对何家讲得相当具体,让我来整理一下。

    何榘长子何恢,生于宋徽宗宣和七年(1125)六月十六,地点是恩州。可见夫人王氏是随丈夫住在那边的,那时何榘38岁,王氏夫人约32岁——在过去,三十多岁才生第一个孩子是少有的,尤其对有一定地位的人来说。在此也说明何榘性情豪爽,青年习武,后来随军伍从南到北,婚姻家庭问题并不太放在心上。

    然而王氏生下长子之后,北方形势更紧张了,金兵继续南犯,开封行将沦陷,何榘带着家属回到江南。不久次子何恪在义乌诞生,时为宋高宗建炎元年(1127)正月十七,正巧北宋灭亡南宋初建之际。此后南宋政权与金兵相持对抗,最后不得不分割而治百余年。

    对江南而言,形势还算稳定,产业有所发展,经济日益繁荣。何榘夫妇见定世面,当官收入不错,或许还发了些国难财,再加王氏持家有方,家庭逐渐富裕。

    1134年何榘夫妇又生了个女儿,她与两位哥哥年纪相差7、9岁,自然视如掌上明珠。“两子一女,相与为命,门户方张,和气充满”,何家过得安详幸福。“年十七归刘氏”,何榘女儿1150年出嫁,丈夫是武义人刘叔向。武义刘家怎会到义乌何家来娶媳妇?看来应是名门之后。

    1160年何恪考中进士,后来陈亮到官塘请教,姑夫刘叔向情况都知道。不久何恪欲把哥哥何恢次女许配陈亮,因为陈家穷困,受到大部分亲友反对,但刘叔向却相当赞赏,而且做了媒人。

    1165年陈亮在官塘完婚,何恪极可能在江西永新任上,于是姑妈夫妇成了主要嘉宾。过了几年,何恪江西卸任回家,不久被升任为徽州录事参军的官职。但何恪力主抗金,对朝廷和奸臣看不惯,所以他辞职不干,专心呆在家乡,一边改造官塘南湖建了西园,一边奉母养老读书写作。此后,永康陈家武义刘家到官塘何家相谈聚会的机会多了,大家情投意合,显得十分快活。

    那里知道,何恪“壬辰之春一日无疾而终”——当属想来脑血管之类发生意外!这是1172年,何恪才46岁!而《谱》中记载何恪卒于1174年,可我只相信此文所记。

    “又三四年,母亦下世”,据此推测,何恪母亲王氏死于1175年前后。“寿八十有奇”,则王氏生于1194年前后。此后不久,刘叔向也死了,时间大概是1176年。接着何恪妻死,时间在1177年前后。至于陈亮岳父何恢之死,《谱》记卒于淳熙十年癸卯七月三十,与陈文卒于“淳熙癸卯之晦”是相同的。

    1186年春天,陈亮前往官塘探亲,接待他的只有岳母了,但高兴地碰到妻姑刘何氏。此时姑妈对他说,我七月廿八生日你可一定要来啊,千万不要再推托事情多呀。届时陈亮如约前往祝寿,姑妈高兴地出门迎接。宾客如云,宴席高张,到晚上还在喝酒谈笑。岂知乐极生悲,姑妈举杯在手,忽然头痛欲烈,竟然一猝而死,症状竟如他两个哥哥一样!——何正回读到此,想像得出那时何恪的家属,极可能有相同的遗传病!但受时代限制,只能不明不白地死了!

    到1187年冬天,刘何氏的子孙行将父母合葬,请陈亮写了墓志铭。文章情深意切,洋洋洒洒,还有许多亲历的数据,让我知道了官塘何恪家系的不少真故事。

    上一篇:«   下一篇: »

    文章分享到: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