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亲友专区何氏研究 》 正文
  • 211昔日西园梦里湖山.何正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5217 次  |  2017-07-12

    211昔日西园梦里湖山

    何正回撰

    何恪写的《西园记》,我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才初步断句和读懂。

    西园记(何正回标点)

    道乌伤而西多平畴沃野,亡名溪川,赢十五里少南,有湖曰南湖。四山墙立,一水蜿蜒贯之,清而不快;山秀而不陂,可舟可园可围,可屋而居。

    凡濒湖而居者举何氏也。余居之西林,樾静深泉,源随之而委其地。视他山夷而多土,宜果蔬若葩,绕以藩垣、紫荆,截水为限曰西园。

    入门修竹耸其巅,垂杨沿其堤,短花细草夹其径。行可百步,有堂曰林堂。枕岗面湖,如列屏障。而乱峰迭现,又出其背,倒影湖中,翠光浮动。浅则荷芰菰芡离披,望之不尽;深则白波际天,阵风过之,怒涛奔放,惊鳞泼剌。水鸟族居,飞鸣上下;云烟开敛,晴雨晦明;朝暮变幻,尤于霁月。

    其东有亭曰湖阴,以湖水出其南也;西曰横爽,以南岭横其前也。去其堂皆五六十步。堂后有二屋,左所见惟竹,右香草被其砌,曰兰坡。

    从二室拾阶而登,有屋四楹,为晏寝之地,曰复斋。斋之四壁,尽代棂楹,依山升降,而畦之以杞菊。上有老松数百株,皆合抱。杉楠枫楮,错植其间,无数也。苍藤碧萝,纠结树杪,石出林底,嵌空奇怪。

    由石罅环行,蹒跚而上,七十丈至绝顶,因其峻培而亭之曰招隐,围以岩花,花自地而升,犹不及于栏杆,江梅数十株,耀白于青林;中天寒木,脱心舒目,所见甚远。

    径东三十步曰杉亭,楹椽皆杉,采而不斫。又二十步曰柏亭,悉柏为之,其香郁烈不歇。二亭皆可下瞰,苍波渺茫,渔舟上下,鸥鹭去来。

    于乔木修篁之外,直亭之北,山益深,竹树阴翳,余草不植,亘溪皆檐葡。约行千余步,有堂屹然,聚书千卷,曰读书堂。前甓池以引山溜,有鱼数十尾,行池可见。环池皆取草木之宜阴者植之,幽邃阒寂,人迹所不及,惟青树翠蔓之所见,松声鸟语之所闻也。

    稍东木奴百树,亭于其中曰景陆。少折而北有亭,岿然立于丛薄翳条之间,级而登之,遐瞩旁睇,遥岑隐见,数百里云黄葛仙之峰俱在望焉,曰余青,并墙逶迤而去。有别圃,曰壶中,穴牖以出其下,绝八十丈,奇海棠翼之,柯叶蒙络,如行龛洞,屋于其砌,曰野堂。

    堂后益树以海棠数十百株。花时明艳,绮绾绣错,有泉侧出,石岸泓澄,盈咫循除,堕湖中潨然有声。前为三栏尽植木芍药,阑下杂他花卉,每种不过三本,识其名物而已。湖岸多木芙蓉,山水至是益平远,堂外有地数百亩,其平如掌,梅杏梨柰,桔柚各植,以类而坞列之。支径旁午,络以诸卉。

    其西有坡陇起数丈,其高二十尺为台,而屋其上。前有两峰屹立,曰两峰亭,凡圃中之胜可一目而尽也。降湖趋松径出湖上,绝湖抵南山,循湖而堤,遥见隔岸,台榭参差,出没于松竹之末。堤上有二亭,西曰清华,以其含水木之滋也;东曰浸山,以其从西园而望,山与水平,若出于其中者。水激岸断,略过之有巨石出水际,可坐而钓。

    遵南转山腹而北,至其麓有枯梅二本,离立积莽中,下有两怪石,如卧虎。又数步得石坎,昌阳封其垠鄂。水冽而甘,冬夏不枯。并梅临泉,结茆三间,云气出入窗牖中,日云巢蔽其前楹,剪木之前枝以见水鸟,皆视其背,风起木末,万窍皆和。猿啸鹤唳,以助凄惋。自是而南,则翳塞峭绝不可通也。

    余观林泉之乐非仕者所能有,使有亦不能久也,有且久则隐者乎。然余非隐者,未能无意于当世之事,使果不可以为,则亦终于隐而已。而造物者以是畀我厚矣,余日读书堂中,间有得趣,足以自娱。倦则掉舟,散策徜徉于两峰间,一泉一石一草一木,皆为吾真有矣,客至具蔬于山,取鱼于湖,去者不留,留者径醉,亦何必仕哉。且今之仕者,皆出而不能入,往往以官为家为传,一日去官,则皇皇无所之,而患失之心重。若余之迂,岂能必合于世哉,故于出者,每为太早计,苟得是以老,则将益疏治其园池焉。姑摭其凡而为之记。”

    西园记(何正回将前何恪文言翻译为白话文)

    出义乌县城往西行,多良田沃野,间以小溪流水,风光明秀。走过15里偏南,有个美丽的南湖,四周是低山,一股清泉蜿蜒而过。湖中可以放舟,湖畔可建家园。

    邻湖居住的都姓何,我家在西头树林中。看林荫遮地,泉水在旁,山多而广,种着果木蔬菜,花木穿插在围墙和园篱之间。

    水边这片地方叫西园,进门有高耸的修竹,沿堤植着垂杨,脚下是细草闲花。走过百来步,有座房命名为林堂,它靠山面湖,两山相对,象屏障一样。还有那远处的山迭在近山上,倒映在湖中,色彩变幻,光影浮动。荷花茭芡,错落水面,游鱼野鸟,出没其间。大风起时,白浪滔滔,暴雨来袭,山川变色。云舒云卷,或阴或晴,四时风景,都能入画。当然最美的是雪后初晴明月当空的傍晚。

    林堂东面有个亭叫湖阴,以湖水在南的缘故;西面有亭叫横爽,因为南山横在前面。两亭距林堂都是五六十步。堂后有两屋,左屋畔种着竹子,右屋边栽了香花,它们就叫兰坡。从这两屋拾阶上行,有屋四列,是晚上睡觉的地方,叫复斋。斋壁窗户,雕着格子花纹。沿山高低,种着一行行枸杞和菊花。再上去有老松几百株,都可合抱。杉树、楠树、枫树、楮树,不计其数,穿插其间。老藤青萝,缠绕枝干。林下有不少石头,奇形怪状。穿过石缝,向上攀登,到山顶有七十丈。因为山路难走,造了个亭子就叫招隐。亭子岩石边上的花草,长在栏杆下。梅树几十株,花开时映于青松翠柏,赏心悦目。使人仰望天空,想得很远。山路东三十步,有个杉亭,无论柱子椽子,都用原杉制作。再走二十步,有个柏亭,都是柏树建造,还透着浓烈的香味。从这两个亭子往下看,湖水渺茫,渔舟往来,鹭雁时来时往。

    在乔木竹园过去,亭子的北面,山更深,竹树更密,草木则不多,沿溪都是葡萄架。大概走过千步,有座读书堂,巍然屹立,里面藏书千卷。堂前有砖池,用来引贮山泉,池里有鱼数十,悠闲游去。池的四周养着宜阴花草,更显得幽深静寂,人迹罕至,只见青松翠竹,只闻鸟语花香了。

    读书堂稍东植有上百柑桔树,中间还有一个名叫景陆的亭。折往北又有个亭子,突出在丛生草木之中,往上行走,近可观察眼前尺寸,远可遥望数百里山峦,这亭就名为余青。沿墙曲折前进,有个花圃,命名为壶中。再往下走八十丈,有奇异海棠两边密密掩盖,人们走过,如在神龛中一样。台阶上有屋叫野堂,堂后仍旧种着海棠,花开时节,十分明艳,赛若绵绣。有股泉水从边上出,又清又深,流经石岸,堕落湖中,潺潺发声。前有三道栏杆,都种着芍药,间杂其他花卉——仅几株,使之知道名称而已。湖岸有许多木芙蓉,使山水显得平远。堂外有地数十亩,平坦如手掌,种植着梅杏梨奈,支路交叉处,点缀各类花草。西面有个高坡,房屋建在上面。因为看到前面两个山头,就叫两峰亭。从亭上往下看,园圃胜景,一目了然。沿松间山路下行到湖上,一直走到南山,湖边是堤,回头看隔岸,楼台参差,出没于松竹的末梢。堤上有二个亭,西亭名清华,含水木滋润的意思;东亭名浸山,因为它象浸在山水中。水断处,有小木桥,走过去有块巨石,正好坐在上面垂钓。

    往南转山的腹地深处,再往北到山脚,有枯梅两株,孤立在草丛中。下边有两块象卧虎的石头。又几步看到石坎,边长满菖蒲。水凉而甜,长年不干。在枯梅泉水边上,建造三间茅屋,有云气来去窗户,有树荫可以隐蔽,能看见飞鸟背影,能听风吹草动和飞离走兽的声响,岂不美妙。只是往南,无路可通了。我看山林流泉的快乐,是做官人享受不到的,即使有亦不能长久,有而且久的是隐士吗?可是我不是隐士,因为我不能忘记世上的事。只是结果做不到,才不得不隐居而已。造物主给予我的深厚矣,我天天在读书堂中,读到有趣时,自己就觉得很快乐。疲倦时在湖上划划船,在两峰间散散步,这时,泉石草木,都真的属于我了。客人来,山上有蔬菜,水里有鱼虾。客人要去就去,不必挽留。留下的也欢迎,再吃个醉,何必想到做官呢。今天当官的,出来就进不去,所以以官为家为业,一旦丢官,就惶惶终日,患得患失。象我这样腐迂,不合世俗的很少吧。我想还是及早抽身,得以养老,亦为了保护这个美丽的西园和南湖。

    以平常心来记平凡的事,于是写下了这些文字。

    *****

    大约2005年前后,我曾将上述文字发表于某些网络,引起部分人士关注,认为西园的建造,是家乡园林的标榜。

    文章分享到: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