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亲友专区何氏研究 》 正文
  • 214香山亦好磬湖留诗.何正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6191 次  |  2017-07-16

    214香山亦好磬湖留诗

    何正回撰

    笔者曾2007年起,在浙江都市网上的博客里,写过多篇《义乌香山寺》的短文。岂知从2011年2月中旬开始,该博客就无法打开。后半月见几字,说网络升级中,稍后访问。这稍后啊稍到现在4月初,没看到博客有什么升级现象,反而比过去更差。毛病百出,大部分博客被淹没;小部分能出现,但次序紊乱不堪。故此重新在新浪网开了博客,并将部分旧作经整理搬于此——幸好留着底稿。现在有关香山寺部分内容,插入祖谱栏目。因为从地理历史人事方面来说,香山寺一带几百年来,与我们家族关联不少。

    故乡解放前属香山乡,我小学就读于香山小学。我们村田地属低山缓坡区,所谓的山相对高度不过十米上下。从村里往西偏北走过3、4公里,就是村民所谓的高山了,但其相对高度不过百来米。那些山峦属于金华北山的延伸,它也是与邻县浦江的分界山脉。在今浙赣铁路义乌货运站西2公里,基本平行于铁路的杭金衢高速公路北那一带,就叫香山。香山寺建于南北朝,历史悠久,被认为婺州地区最早的佛寺。可是寺基与楼姓大官祖坟位置有冲突,官司纠纷不断,闹出过人命数条,因天灾人祸被毁次数难以统计,甚至今天仍没了结。

    话说南宋年间,喻良能家族建宅于离香山寺不远处,所以他自号香山,著有《香山集》。喻是文人,好诗爱写,从他的诗里或许能找出一些苗头来。

    草堂成即事二首

    1

    三年留滞江之南,归来故园寝亦甘。

    经理草堂唐宝应,耘锄荒径晋陶潜。

    寸心自昔似南八,双鬓只今如谢三。

    手栽杨柳既合抱,木尚如此人何堪。

    2

    燕雀桑麻五亩匀,香炉峰下磬湖滨。

    青衫不碍两居士,白发真成六老人。

    子美浣花元不恶,渊明栗里总宜贫。

    作诗饮酒真吾事,回首江湖懒问津。

     

    喻氏1160年任江西波阳县丞,三年期满另调。趁此空档,回到故乡,开始在香山建造草堂。所以有“三年留滞江之南”、“归来故园”、“经营草堂”、“草堂成”之词句。到1164年春天吧,他回到故园,看杨柳合抱,桑麻荒草,得修整耘锄了。

    他要和诗圣杜甫比拟一下。杜甫字子美,先居浣花里,唐宝应年间在成都建草堂居住。他也要学学陶潜,在故乡栗里锄荒,而后饮酒做诗,自得其乐。喻氏草堂建在“香炉峰下磬湖滨“,规模至少有五亩吧。香山并不高,山峦也不多。如此山中涧水仅仅是一注细流,不会有什么龙潭虎穴。

    溪涧临近出山处,地势比较开敞,农田也就多了起来。为了灌溉和饮用,依地形筑些石坝,可以造就个别山塘。我想像中喻氏草堂应该建在它的旁边,进而索性将这山塘扩大加固了。一不做二不休,把它命名为磬湖!磬,佛寺中一种钵形打击乐器,想像中磬湖形状近圆,边缘较直且深。经营草堂来往草堂的,并非只有良能一人,他兄弟堂从多是读书人,所以诗中还有青衫两居士,白发六老人之句。

    喻良能外出做官,经常调动。期间何恪曾写了一篇《送喻叔奇丞鄱阳序》,刊于祖谱,文曰:

    士叹知己之难,征难乎知己之过也。难遇足以知己者,尔至宝横弃道侧,不必待卞和过而后收之。虽牧竖遇见,必惊其光彩之异,且知夺取攘玩矣。若过而不顾者,非狂则盲者耶。特以忌心之不去焉耳。每怪世之翘翘,能自树立者,多见毁于异己乎。其所以毁者,岂真不知而毁之哉,惟知其最贤于己,忌心一萌,势不得不出于毁也。彼忌我而毁我,固不相为谋。然又有实不悦己而谬为恭敬者。有实厚我近之,则顾以污己者。此皆所谓不足以知己。则吾讵受其知哉。宜其于世,愈落落而难合也。

    香山喻公,名世人也。学志于古,而仕必欲行其学。用是学,益成名。益远而仕,益困然,公安之而不恤也。得丞鄱阳待三年之久,而始上视,群蜚剌天,则公为回翔甚矣。然守廼侍王公于今,号为有道之士,士皆乐为其和。而侍御之所以知公者甚悉,公未尝以远道而私干也。乃独与深相知,人徒知公。于侍御为同舍生,又为同年进士,故相知。初不知,知于侍御者,政不在同舍,同年也。盖侍御之子,同舍同年,而惟公称。相知之深者,必自有所以相知也夫。丞之职,最冷,而秩介于令簿尉之间。上疑于令,下逼于簿,与尉然。昔为之者,以无甚吏责也。今则又有常平泉布之责矣。以公处之,则为非其地。仆与公连雅相好,仆方仆仆从江外数千里来,而公遽东去。然不敢为儿女态者,诚乐公是行,遇足以知己者耳。吾君苟不先一州而后天下,则侍御必不久留鄱阳,侍御入,则公亦显矣。仆虽不识侍御,以公之知我,侍御亦当知我。公见侍御,幸为我一出此序。

    喻兄鄱阳任满回到故乡,立即到南湖拜访老朋友。三年分别,一朝相见,真是谈不完的话,说不尽的事。茶饭以后,他们绕着湖堤散步,北风吹,天欲雪。又转到山间,望见亭边梅花,似乎将开。天色渐暗,回家再品茗喝酒,谈诗论文。老喻睡在客房,灯火未灭,这时茂恭又推门进来了,送来刚刚写好的八行诗!喻就依其韵,和了一篇。

    访何茂恭于南湖,何有诗因次韵

    离别三年久,相逢一笑时。

    眼边无俗物,袖里有清诗。

    山路梅花早,湖天雪意迟。

    不眠成夜语,寒月在疏枝。

     

    相对而言,喻良能家庭经济状况可能要差一点。为了家属生活,他不得不外出做官任职。可喻氏钻营敛财手段比较缺乏,所以经济上并不富裕。因此喻诗中常常叹穷,对茂恭也发发牢骚。一次,茂恭洋洋洒洒写了长信寄给磬湖,还有七言二十句诗作。喻氏是收信必复来诗必酬的君子。他一方面称赞茂恭文才,劝其出山;另方面又自叹艰难和碌碌。

    次韵茂恭见寄

    中书一挥千万言,有如水悬吕梁间。

    奔逸绝尘不可及,蹇欲从之良独难。

    如君文字可华国,胡为犹在南湖侧。

    樊川昌谷纵多才,欲以比君那可得。

    君家红杏连白榆,似向君王得鉴湖。

    水光溶溶浸山色,楼台上下如冰壶。

    磬湖萧瑟逢秋令,男呻女吟贫非病。

    阿奴碌碌仅自全,伯氏今亡嗟短命。

    恨我不如大小山,徒尔思苦仍辞艰。

    既无击钵挥毫敏,空愧诗筒数往还。

     

    喻氏外出谋生,家属或许带去部分,但大部分还是居住于香山草堂。到晚年告老还乡前后,又将居屋改建扩大了,称为亦好园。

    他一生中,有关磬湖的诗不少,再录几篇。

    磬湖即事

    十亩烟波阔,平开一画图。

    已添无数景,唤作小西湖。

    磬湖偶成

    只欠退之盘谷序,已成摩诘辋川图。

    暮年宁复须西子,不用扁舟向五湖。

    磬湖说了不少,再说南湖。喻何两位,以家乡水面自誉,说明他们对老家是多么热爱。不过比较而言,南湖要大得多,何家更富有,所以喻氏到访机会更多一点。

    大概是1167年冬末吧,40岁的何恪永新县主簿任期己满,千里迢迢回归官塘。喻良能此时已经48岁,正好从外地回家住在香山草堂。他一听茂恭回来,立即赶去相会。茂恭住在官塘湖畔的西园,这是一座园林式建筑,背靠低山,面向南湖,风景独特。多谢喻良能好诗了,使我们何恪后人能够从他的清诗里,知道些许祖先的细节。

    ***

    次韵奉酬茂恭送茉莉重台白莲

    异暑歊然金欲流,缟裙练帨两宜秋。

    笑他山谷夸黄钿,欲学令狐赋白楼。

    粉笔有心争试巧,红妆无面可障羞。

    明来自足映茆屋,况有诗轻万户侯。

    ***

    次韵何茂恭永新见寄之什

    起家从吏役,宁为贪无鱼。

    游乐废山泽,怀归畏简书。

    文章簿领外,风采折腰馀。

    卧辙从兹始,为谋未觉疏。

    ***

    次韵何茂恭永新见寄之什

    尺书将远意,飘忽渡江湖。

    嘉楮藤溪少,纖毫月窟无。

    封题烦妙札,沾焉到迂儒。

    多谢相思切,迢迢千里途。

    ***

    次韵何茂恭咏玉簪三绝

    金谷坠楼人已远,楼前首饰尚堪寻。

    谁家玉面雪肌女,淡扫蛾眉方称簪。

    ***

    次韵何茂恭咏玉簪三绝

    未开黄钿紫冠小,谁与幽人作好秋。

    一笑相看两不厌,翠云堆里玉搔头。

    ***

    次韵何茂恭咏玉簪三绝

    月露洗沐秋容净,姑山初逢冰雪仙。

    风流水部与藻饰,从此梅花应并传。

    ***

    次韵何茂恭重阳前二日见过

    西风篱落兴悠然,秋影横江雁帖天。

    短发未成吹帽饮,高吟先赠把茱篇。

    黄花一笑小重九,青眼相看又四年。

    欲试烟波钓竿手,南湖同上月明船。

    ***

    次韵茂恭元日大雪

    逗晓褰帏著彩衣,忽惊庭户有光辉。

    缓将柏叶随觞举,细看梅花伴雪飞。

    阿堵无心来润屋,诗仙有句到柴扉。

    酒酣笑共儿曹说,去岁如今归未归。

    ***

    二月五日夜梦何茂恭论诗

    不见水曹久,相思亦已勤。

    梦中不识路,樽酒细论文。

    家食甘春荠,官居采泮芹。

    何时真会面,风月与平分。

    ***

    何茂宏茂恭携酒见过复侑以诗次韵一首

    薄云漏朝羲,积雨霁中夏。

    白波涵磬湖,清影漾茆舍。

    轮蹄绝还往,文史富闲暇。

    畏友有机云,英标凛王谢。

    喜寻范张约,偕命嵇吕驾。

    岂徒贵密迩,聊亦重姻娅。

    戏彩膝才容,亦好*草藉。

    瓦盌荐谿毛,竹箸羞鸡炙。

    剧谈掌屡抵,粝食咽亦下。

    晚凉过古刹,明月耀修架。

    蒲团语上方,篝火耿良夜。

    凌晨一瘦藤,支径双不借。

    长啸陟云岭,清吟探石罅。

    嵚岑近明目,湍激深没胯。

    别袂余力掺,归鞍子傭跨。

    何时许重临,倒屣肃邀迓。

    ***

    题何茂宏茂恭林堂

    华堂閟林樾,林秀水泉甘。

    野色袁家渴,秋声钴鉧潭。

    二难今有此,四者许谁参。

    他日承明直,悬知忆翠岚。

    ***

    新居成茂恭以诗见贺次韵奉酬

    子美堂工始上元,断手乃在宝应年。

    顾我无能为杜役,有此屋庐差不难。

    欲移修竹梅花亚,暮霭朝烟迷上下。

    室远地偏来者谁,时有相思稽老驾。

    平生愿足不愿馀,底用虚名更著书。

    虽无拄腹五千卷,且有山阳宅一区。

    海内长句君最好,辱致新篇为善祷。

    鸡豚社酒幸不远,来往他年成二老。

    ***

    以春盂送茂恭蒙以古诗为谢次韵奉酬

    我家古甕彭亨腹,十年贮酒色如玉。

    倾泻惟须老瓦盆,精器便成蛇著足。

    花瓷脆薄谁能携,遣送君家保不亏。

    虽然金盌未伯仲,傥与椰樽相等夷。

    ***

    次韵何茂宏见寄

    牧之俯首随缰锁,元亮高情乐里闾。

    樽酒未能供一笑,尺书多谢附双鱼。

    文章分享到: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