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亲友专区何氏研究 》 正文
  • 215何恪猝亡亲朋哀悼.何正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6017 次  |  2017-07-16

    215何恪猝亡亲朋哀悼

    何正回撰

    老《谱》记载何恪茂恭卒于淳熙元年正月十七,即公元1174年元宵节后两日。可是陈亮在《刘夫人何氏墓志铭》中明确地写着,“茂恭……壬辰之春一日无疾而死”!壬辰年,即1172年,具体日期未说。究竟那个正确呢?我是倾向陈亮所说的。因为正式制作于谱上,已经数百年后。当然家属私人记录,有可能完全真实,但为什么何恪有卒期,而他三个儿子的生母余氏和继娶喻氏谱上却都是“生卒缺”呢?所以我比较相信陈亮记载,即何恪卒于1172年初,终年才46。

    “无疾而死”,说明什么?就是突然死亡,现在就称为“猝死”!先让我们看看,何恪死后,有关亲戚朋友所写的文字。

    《祭何茂恭文》(陈亮文)

    呜呼!公之行义文章,自朝之贤士大夫以及于乡党朋友,翕然推之,莫敢为伍。曾未能出其毫末,而遽賫之以入土。使知夫吉凶非必善悪,死生何啻旦暮。世道消長,容曰有时;而人理逆顺,莫求其故。世有所谓推人支干而察人相貌者,至是而手足俱露矣。

    呜呼!昔公于某,面未见而神已交,语言未通而肺肝相与。誉之诸公之间,妻以其兄之女。君子或以为难,世俗谓之过举。属憸谗之相间,而至情之疑阻。要不能无遗憾于死生,安得取而投之豺虎!虽此心之昭然,顾有中而莫吐。是用略綵缯纸钱成于末俗,具脯果酒肴于罍俎,酹公之神而侑之以韵语曰:

    天之生公,意盖有主。俄而夺之,一息千古。匪伤其私,我心独苦。尙想音容,有泪如雨!

     

    陈亮的祭文,一推崇何恪道德文章,令朝士乡党赞叹至之。二感叹生命无常,善恶无序,吉凶难测。三谈到自己与何恪感情甚深,面未见而神己交,语言未通而肺肝相与。我心独苦,有泪如雨,这是最伤心的写照!

     《代妻父祭弟文》(陈亮文)

    嗟乎茂恭,子真死耶?吾以子为气蹙耳。今抚棺而无声,七日而不复!嗟乎茂恭,子真死耶?八十之亲,皤然在疚。余老且病,子左子右。裂母之肝,断余之肘。余将尾子而问焉,不知天高而地厚。

    嗟乎冤哉!去冬十月之交,余得疾危甚,谓旦暮且不救,忍死话别,交执其手,不孝之责,赖子以殁首。饮泣吞声,以宁其母。何意危者之获存,而安平无疾者夜半负之而径走耶?

    嗟乎茂恭!子之生也,竟何为哉?经史子氏,章分句剖;大雅之文,一一上口。诗不杜而则陈,文不韩而入柳。屈宋不能执骚以居前,颜杨相顾释笔而殿后。世精其一,子无遗漏。至于纯明果敢,端方孝友,言动有常,进退有守,爱君忧国,不忘畎亩,皆是天资,而非矫揉。斯文推子以歃盟,有识期子以大受。匪予知子,子亦自负。百未偿一,竟以不偶。盖世道之所关,屺岂一门之私咎。

    嗟乎冤哉!生儿孰不欲其佳?有弟孰不欲其秀?生而夺之,不如无有。子之二孤,足宽尔妇。子之自著,足以不朽。独余母子,何恃而久?是以顿足呼天,长号大恸,问子能自宁于九泉否?神明昭然,来饮此酒。

    (录自《永乐大典》卷14052祭字韵)

     

    何恪半夜发病,突然猝死,家人都不相信。遗体摆了七天,终究回天无术!报丧到永康龙窟,陈亮听到哀讯,心情沉重,急忙从家乡赶到义乌官塘。他岳父讲了其弟猝然亡故的大概,并请陈亮写了这篇祭文。陈文说“子的二孤,足宽尔妇,”是说何恪卒后,留下二子和妻子。原来何恪有三子,怎么剩下二人呢?据我分析,长子何大受生于1162年,也是我的5世祖,但他那时才13岁。次子何大释生于1167年,年仅6岁,谱载有后代。唯独三子何大虎,生于1170年,但卒缺,没后来,估计生后不久即夭折。陈文又说“独余母子”,“顿足呼天,长号大恸”,这就是何恪之丧,使年老的娘和哥哥,非常悲痛。

    最后亲属将何恪安葬于河溪(今佛堂镇王宅乡和溪村)陈八婆园,此地在官塘南4公里,东为义乌江。数百年后,墓地曾被侵占变小,为此族人还打过官司。可是前几年我去官塘村,村民传说何恪有坟十八穴,内藏金头,防止坏人盗掘也,使人感到十分可笑。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何恪丧时,最好的朋友兼同乡喻良能任职外地,得到何恪病故消息,不禁“涕洟涟涟,千里致奠”其文曰。

    嗟乎茂恭,其果死耶?何昌于德,何啬于年,何成之难,何夺之遄?病胡不闻,讣奚以传?为善得福,造物所权。宜寿获夭,报应曷愆。呜呼芲天,不仁者天。

    茂恭之行,粹然璧全。茂恭之才,浩乎如川。茂恭之字,薜稷明乾。茂恭之诗,长吉谪仙。谓宜西掖,俪迹许燕。不然东观,接武固迁。胸中万顷,不施滴涓。光焰千丈,肤寸靡燃。五十未加,一病不痊。人谁无死,子独可怜。嗟乎茂恭,吾实子贤。我作我文,子推我先。磬水南湖,日往日还。联辔握手,北陌西阡。剧谈月底,痛饮愁边。我吏江东,书扎翩翩。不远十舍,寻我蓝田。我官闽南,不我弃捐。药物兔颕,频来海壖。二月初吉,我熟我眠。忽梦子来,谈笑我前。文字谈论,胸怀究宣。我因作诗,欲寄未缘。岂意弥月,子隔重泉。欲扶子棺,道远且邅。忧心茕茕,涕洟涟涟。千里致奠,一哀告虔。我酒孔甘,我肴既觧。嗟乎茂恭,尚歆此篇。

     

    陈亮1193年终于殿试第一,中了状元。陈亮悲喜交加,带着妻儿来到官塘,祭奠何恪,又写了一篇《祭妻叔文》。

    昔公有意于圣贤之学,而不为世俗之文,山峙玉立,地负海涵。少年时四举手取科目,曾不得小自试于时。而竟赍志以没,识者无不为公惜之。而公之既弟,尝以其兄之女归之同年矣;其次女固不应属之寒士也。

    公得官大江之西,将行,力谓其兄:“必以次女归亮,吾保其可依也。”兄犹疑之。一行二千里,有便必寄书,书必以亮为言:“吾惧失此士。”兄亦奋然曰:“宁使吾女不自振,无宁异日不可以见吾弟。”故次女卒归亮。当是时,虽亮亦笑公与之非其人也。及冒荐于乡,公喜特甚;翼折而归,则以为事终在耳。

    其后公兄弟相继下世,亮也坎坷穷困,至为囚于棘寺而未已。岁时或一归,则羞拜公之墓,自省累公知人之明也。

    今年之夏,竟以累举见录于春官,使得奉大廷之对。天子踖取于众中,许以渊源而置之选首,众欢曰宜。岂敢徒以冠裳与公之侄女拜公之墓,而明公之知人哉!使其不遭,公之知人固在也。但可以开公兄弟之一笑于九原之上耳。

    酌酒酹公,英灵不昧。报公未也,其或有待。公明则远,我心未艾。尙其懋哉!众不可盖。

    陈亮回想当年落魄时,被何恪看中,再三让其兄次女嫁他。此后二三十年,穷困坎坷曲折,真是千言万语未能道也。其后何恪兄弟相继故去,陈亮更遭牢狱之灾。陈亮无颜再上官塘,许多人可能讥笑何恪看错了人!

    谁能想到,牢狱之后,竟一举而高中状元!

    世俗如此,命运如此,不为世俗之文的何恪,在天之灵将会“一笑于九原之上”乎?

    陈亮称赞何恪山峙玉立,地负海涵。然而真正配得上的还有他自己!

    明日清明节,我将2007年发表过的这篇博客,经修改后重新发于

    新浪网,以祭奠我之祖先。时2011年4月4日,何正回在富春江畔

    文章分享到: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