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亲友专区何氏研究 》 正文
  • 432另谱记载咸同兵燹.何正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6770 次  |  2017-09-29

    432另谱记载咸同兵燹

    何正回撰

    本来我只想谈我村祖宗谱事,但看到洪杨之乱,造成非常严重的人口和财产损失,那触目惊心的浩劫,我们老谱上仅仅看到一小点,而且有局限性。在此我想查找了一下别的资料,看看我接近的城乡,对那场灾难有什么披露。

    义乌《绣川陈氏宗谱》(民国戌子1948年重修版)卷一,有篇《甲午重修宗谱序》,写于光绪20年,即1894年。文中谈及义乌城西门该派人口状况如下。明朝中叶正德嘉靖年间(1550年前后)约8百口,清朝顺治康熙年间(1700年前后)约1千5百口。清嘉庆道光年间(1850年前)人口3千余。“同治已巳(1869年,时重修谱)吾族旧新丁仅千有余,较嘉道间三分之一耳。

    咸同之际,伪侍王李逆据郡城,分股剧贼据吾邑,四出焚掠,村落萧条,几无人烟。此地方之厄,抑亦吾族之厄也。”

    我们南湖何氏后代,主要居住乡村,洪杨动乱中损失很大。但从上文看出,城里祸害更烈。陈谱统计结果,光人口就损失一半!

    该谱卷38还有篇《德六十八楼太孺人节略》,是楼老太孙子陈际英写的,应该比较真实。

    “咸丰辛酉岁(1861)粵匪寇浙陷金郡义邑,震恐城中,纷纷逃避,阗其无人……太孺人执不肯避,孙父往负不许,入侍又不许。俄而厉声曰:寇深矣,汝曹不趁早远避,异日谁收吾骨者?不听吾言,吾不瞑目,后事将奚托耶?孙父于是奉母命怏怏而出。转听城陷,贼蜂拥入家,太孺人整衣而坐,毫无懼色。贼义之不忍害。太孺人骂不绝口,贼始有廹状。太孺人挺仗而起,遂斗死于门中……无何贼禁虏掠,地方稍靖。乃遣本乡熟悉者,访家属冀含殓以镇崇,且曰我辈误伤太安人,实深懊悔,愿来赙葬,秋毫不敢犯。乡人具以告,孙父闻母遇害昏倒,移时遂率子侄冒锋刃而归,望见太孺人面色君生,枕尸号恸,呼天抢地,血滴涔涔,幸得续英援救始苏醒来。自喫其指曰,此仇奈何,遽仇则势不敌,不仇则心不甘,吾抱恨终天,自容无地,生不能砍贼之头,死定当击贼之脑,乃谋复不得隙。”

    “适际英(作者)在南乡办团,克期举义。复遣景熙弟往西乡,协同绅董,劝团接应。两乡联络,竟有十余万众,分头击贼。嗣是大兵云集,一鼓荡平,不觉拨云雾而见青天……”

    读此篇知道,太平军李侍贤部进攻义乌后,老百姓纷纷逃难,如果不外逃,常常被杀。当然他们亦不是见人就杀,而是反抗或不满意才杀。当局势稍定后,如果乖乖合作提供食宿,亦就罢了。但战事频繁,人员众多,负担必然沉重。群众对外来侵入者,亦不买帐。自发办团抵抗,规模竟达十万之众!失去民心,是太平军最后失败原因之一。至于人口伤亡,并不完全是粵匪所为,不少可能亦系清妖或百姓互残。

    又读义乌《铜山楼氏宗谱·兵燹志略》,讲到洪杨乱中状况。文是1883年修谱时一位亲身经历者楼有喜所写,有较大参考价值。

    咸丰十一年(1861)四月十九,李世贤率长发之众,自龙游汤溪沿途杀虏而来……闻贼从大江南岸而至,遂下令折断通济桥。诸贼涉水过江,攻打南门不下。既而贼匪愈众,环攻四门,焚毁房屋,烟焰障天,炮之声轰震动地。久之官军不能抵敌,百姓各自逃生。一日,遂失金郡。时贼首侍王霸住金华,官军退于金邑塘雅等处,力为把守。岂知贼匪声势浩大,士卒甚繁,或黑衣红裤者有之,或黑裤红衣者有之,披发赤足,头缠红布,旌旗蔽日,戈戟如林,人喊马嘶,分窜四乡,状如蚂蚁。此时塘雅等处又失守,后官兵退守义乌城。侍王遂令杨贼霸住孝顺,凡近孝顺地方俱要纳税。门牌照查户口。每一门牌索洋钿二圆,如不纳者,便蜂拥而至,乘势掳掠。九月间,民兵对垒,相持日久,力不能支。一时溃散,又失义乌城。侍王复令崇天义陈贼独霸乌伤。噫!贼匪之来势如破竹,鲸吞蚕食何其速也!乃陈贼亦照前式,分给门牌,每家填明男女丁口,挂在门首,以免滋扰。辄恃侍王之令,贴榜招安其所,年号每称天父天兄天王太平天国……

    “招安后即迁立乡官,以及都图保甲俱有军帅、师帅、旅帅、司马卒长、工样名目,皆用百姓为之其法,先令郎官查报村庄大小,民户富贫,飨令贼中头目,分散四乡把卡。凡义亭、上溪、吴店等处一时把至。惟义亭则为西乡之总局,每一卡带兵二三百名,或四五百名不等,所需酒饭平派各庄,轮流供给,炙羊烹牛,杀鸡割豕,无所不备,稍菲即用鞭朴迨毙,访知某家稍有蓄积,即时拿其子弟勒索银钱,不时用刑,非笞则杖。否则或以油布缠身烧死者,谓之点天灯;倒钉四肢饿死者,谓之挂金钟;滚油从口灌心死者,谓之暖腹;炭火吹红炙死者,谓之曝背!种种惨毒,前所未有。尤可恶者,小贼匪耳,凡至卡内办事,一有不合,虽老人亦敲亦打,罪犹不免,况后生,能无不测之冤乎?越明年壬戌(1862)之夏,又设粮厂征收钱粮,飨乡官查缴民间册籍,照亩完纳;一时出示,立时要钱。斯时之民,欲卖田而不及,卖屋而不能,室如悬罄野无青草,比其时矣。

    谁知六月初,纳粮未半,贼忽变心,入乡扰乱。凡有衣食财物,恣意抢掳,逢人便杀,见屋即焚,妇女姿艳者淫之,男丁强壮者掳之,老幼柔弱者刀砍枪戳,尸堆盈野,血流满街,掳杀焚淫,天愁地惨。距村庄远近,凡在崇山峻岭,危巅绝壑之中无处不到,无日不扰,百姓纷纷奔走者,上不能顾父母,下不能思妻子,日不能餐,夜不能宿,晨风夕雨,无处栖身,号哭之声震动林壑,伤惨情状不可胜言。

    “七月既朔,吾族云魁友恭新池等,聚众招丁,相与抵敌,每一家一人出力,每十人一人领管,如退后者罚钱百文,敢前都赏肉一斤。爰合境商议,同心固守。自火炉尖、乌石屏、洎谷山、西山等处直至西南二乡,联络三十余里,搭铺作营。鸣锣勇战,时百姓为贼匪而死者固多,贼匪被百姓而杀者亦不少。至七月望日,贼匪打馆东河,遂会合境攻打东河。馆未战,民皆败绩。斯时百姓被掳者不知凡几,被杀者亦不知凡几。吾族开基为成祖,与汉才等七人以及前后战阵杀掳者,亦不知凡几。呜呼!何其痛哉。何其痛者。后十一月十七日,贼匪纠众,齐出大营,连侍王部下三主将戴王、梯王、首王各拥众四五十万,鱼贯齐来。是以百姓不能抵挡,行处俱被焚烧,四路皆成焦土。以至宗祠庙堂被拆被烧十之六七,忠良百姓被拿被斩存无二三,吾族生灵自此殆矣。

    “癸亥(1863)正月十三日,大帅蒋公讳益澧,统领雄师围贼剿杀。一朝贼匪胆寒遁去,扫除妖孽,何乐如之。

    “无奈余辜未散,灾害并至,一波始平,再波又起。天种瘟疫,无处不然,人有所染者,三五日即死,又兼米价日昂,种子尤贵,糙米每斛百文,盐每斛三百文,猪肉每斛七百六十文,糠每斛四十文。斯时之民,虽糟糠不能饱其腹,汤水不得充其饥,以至草根树皮凡有可食者,无不剥掘殆尽。嗟乎!既为病灾之大发,复遇饥饿之切身,百姓之饿死病死者,莫可胜道。至于乡村寥落,路少行人,日未暮而鬼哭之声啾啾动感,天未明而啼饥之叹嗷嗷惊人。荒凉满目,悲惨难言,更加干旱水溢,屡岁迭遭。兼狗熊、马熊各等恶兽入村觅食,昼夜无分,三五成群,莫之敢撄,此谓禽兽繁殖,五谷不登者,孰甚于是。老子云,大兵之后必有凶年,信夫!生不逢辰事,皆亲历爰志其略以赠后人。”

    本篇写得详细,讲到事实基本上与县志所述相符。其中说及太平军侵占义乌后,普查户口,每户钉上门牌,收取银元两块,然后按户抽税派粮。在集市大村要道设卡把守,轮流供应猪羊鸡鸭……稍有不周,处罚花样很多,点天灯、挂金钟、暧腹、曝背等等。如挂金钟,把人倒着挂起,四肢钉住,让你活活饿死!如此残酷,真是禽兽不如!我曾听村民讲过,先民某就被长毛开水中煮死!

    文章分享到: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