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亲友专区何氏研究 》 正文
  • 435粵乱被虏始末记略.何正回撰

    编辑:system |   |  浏览量:2590 次  |  2017-10-02

    435粵乱被虏始末记略

    何正回撰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老谱卷五有篇《遵母遗命追叙外祖父何炳煌公粵乱被虏始末记略》,读来颇觉凄凉。

    何炳煌,系考名,谱名在甸(26世憬168,1820-1863被虏?),东河二房大厅派人。他在洪杨乱中无缘无故被虏,一去音信全无,给全家留下极大伤痛。到民国17年(1928),其外孙遵照母亲遗嘱写下此文。事己过去60余年,文中所记均系其母亲说口传,可见遗恨之深!

    文中说,洪杨难起,人民陷没其中者,或仕宦而骈首就戮,或缙绅而杀身,或农氓而刳及心肝,或童孩而惨遭箠掠,几乎不可以数计矣。事平之后,蒙难诸省率建有忠义祠,由其亲属陈报,均得入祠享祭。至于士绅之流,尤有世袭兼袭云骑尉等,以荫后嗣具有慰亡魂,虽死后虚荣无补生前之痛苦,抑冤愤之积弥塞宇宙,或能藉是以解散万一也。从上面可见,难中死亡之众多,难后当局亦作了些儿抚慰。

    文中着重讲到作者外祖父是如何被虏的。炳煌其人,1862年时,年纪43岁,是位读书有成的文人——府里考取成为郡庠生。其时娶妻龚氏,是东河南面4公里的沈村人,育有2女1子。长女是写者母亲,出嫁于十七都寺口陈村,次女出嫁于塔下周村,儿子尔永年才10岁。战乱中,长女回东河叫父母一家到临近山区的寺口陈村躲避。寺口陈村在东河西面10公里许,比较隐蔽。大概1863年春节前后吧,听说匪徒已经撤退离开,炳煌就一人回东河老家探视。当年信息传递困难,实际上还有部分发匪残留。炳煌是个近视眼,眼镜不知有没有。或许是黄昏,或许是黎明,他站在门口,看到有人走过,就问讯起来,结果那帮人竟是匪徒,就将他抓走!

    消息传来,其妻带着儿子急忙回东河,但有什么办法可想?只有等待,只有求神保佑,然而无济于事!日子一天天过去,如泥牛入海,信息杳无!终于忧伤成病,到1863年四月五日,其妻龚氏亡故!不久幼小的儿子又病死!如此东河炳煌一家原先三口,竟成了空白户!

    只剩外嫁的两女,盼望着她们失踪的父亲有一天能够回家。真的部分被虏者回家了,但炳煌却毫无消息。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一年又一年,到女儿成为太婆时,到女儿临死前,才真正地绝望了吧!

    留下遗嘱,留下空坟,留下纸上文字而已!

    文章分享到:

    发表评论

    *

    * 绝不会泄露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赞助我们   | 留言交流

    Copyright © 2014 何氏宗亲网_何姓家谱网  www.heshi8.cn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 ICP证:粤ICP备12009996号-2

    声明:本站资源来源于互联网和何氏宗亲提供,如侵犯了你的版权,请你联系我们说明,收到消息后24小时内删除。 

    本站为公益性网站,服务何氏宗亲凡有心支持家族网站发展捐赠家谱资料的宗亲请联系站长

    站长:何振富   E-mail:hzfhins@qq.com  QQ/微信:254429731        

    主编:何伟基   网名:源流长(原百度何吧吧主)   QQ:2675799374